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明星 > 内地星闻 > 正文
嫣然天使基金是非再调查:裸晒是否有必要
时间:2014-03-03 11:55:41    来源:    浏览次数:    娱乐首页    我来说两句()
  2013年11月21日,是嫣然天使基金7周岁的生日,上海新天地内的展览记录了它走过的路程。东方IC供图。  2013年11月21日,是嫣然天使基金7周岁的生日,上海新天地内的展览记录了它走过的路程。东方IC供图。


 


 


 


 

    元旦过后,网络报料人周筱赟再次连续在网络发文,揭批嫣然基金涉嫌“利益输送”、“公益敛财”。这是继中华儿慈会、书院中国基金会之后,周对中国公益组织的第三次密集开火。其中后两次均与前视影明星李亚鹏相关。这一次,有公益界人士指周为“慈善恐怖分子”,让公益界“背着十字架前行”。

    一次次的举报争执背后,是中国公益慈善法缺位与蓬勃发展的社会公益间的巨大落差;是现行公益慈善法律法规的滞后与不完善,与社会公众对公益组织殷切期许间的巨大落差。事实上,政府、公益组织、公众都需重新厘定边界,共同探寻走向透明、可信任公益之路。

    继中华儿慈会、书院中国基金会之后,“落魄书生”周筱赟对中国公益组织的合法合规性第三次密集开火。1月6日,他在网络发表长文,揭批“嫣然黑幕”。

    就在去年12月下旬,周还在对李亚鹏作为主要发起人的书院中国基金会“涉嫌犯罪”等情况穷追猛打。这一次,针对嫣然天使基金的报料,依然是冲着李亚鹏而来。

    风波再起

    根据官方资料,嫣然天使基金成立于2006年11月,是由明星李亚鹏、王菲夫妇捐款100万元发起成立的一个专项公益基金,挂靠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旗下。基金会宗旨,即为救助贫困家庭唇腭裂儿童。

    之所以取名“嫣然天使”,是因为李亚鹏、王菲的女儿李嫣曾是一名唇腭裂患儿。是年嫣然天使基金慈善晚宴上,王菲还曾亲自演唱《嫣然天使》主题曲。2009年,嫣然天使基金获得中华慈善奖。

    在周筱赟的实名举报网文中,嫣然天使基金被指控“从2006-2012年共支出1.1亿(元)善款,超过60%即7000万善款下落不明”、“(嫣然唇腭裂儿童救治)人均手术成本9.9万元”,周认为“李亚鹏涉嫌严重刑事犯罪”。

    周筱赟自己在网文中也披露:揭秘书院中国基金会,只是小苍蝇,嫣然天使基金才是他真正要打的“大老虎”。而“追打”李亚鹏的起因,周自曝是因其“炫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比王菲有钱多了’类似的话”,引起他的注意与调查。

    与前两次网络报料中华儿慈会、书院中国基金会一样,周筱赟通常也是先网络连篇实名举报、再向政府相关部门申请信息公开、中间以微博推进事态发展,文章多以大标题注明“涉嫌刑事犯罪”、“严重刑事犯罪”等词。其举报结论的得出,主要方式依然是“翻账本”和“对账”。

    这一次稍有不同的是:周筱赟在接受《法制晚报》采访中称,他花99元购买了一款国产正版财务软件,并通过这个软件,在整个春节期间,对涉及嫣然天使基金的3217页、17万多条捐赠信息进行了财务分析。

    从1月6日至2月17日,周筱赟在网络公开发表五篇长文,连续揭批嫣然天使基金。其所举报的嫣然问题,涉及从7000多万到减去相应宣传和项目成本后的5000多万善款下落不明、北大药业的5000万元药品捐赠未见入账、以及宣称“嫣然医院是穿了马甲的伊美尔医院”,“(两家医院)涉嫌利益输送”等。

    2月26日下午,在围绕嫣然事件的北京“正益论”论坛上,中国公益研究院一位从事公益传播的研究人员称,她注意到:作为网络报料人,周的实名举报,有着非常明显的职业媒体人习惯,“熟悉传播规律”,“比如(他的网帖),通常会选择在年底新闻淡季、甚至会选择周一大多数媒体开选题会的前一晚公布,以吸引关注”。结果,嫣然中靶。

    5322万元善款流向成焦点

    1月21日,嫣然天使基金网站贴出了《嫣然天使基金致所有捐赠人的一封信》,以此作为对“落魄书生”周筱赟实名举报的回应。

    这也是除微博李亚鹏零星回应、以及1月6日嫣然正式发布官方声明外,嫣然天使基金至今最完备的一次回应。

    在这封公开信中,嫣然天使基金认为“(周筱赟攻击嫣然的言论)有大量伪造、篡改信息、捏造事实、曲解法律法规的行为和言论”,并针对周的质疑予以了正面回应。

    其中对周所计算得出的单例唇腭裂手术费用高达9.9万元一项,认为计算“简单粗暴”、“误导公众”,因为嫣然年度总支出中,事实上有5322万元资金,定向用于了嫣然医院建设;嫣然天使基金成立7年来,所负责全额救助的唇腭裂手术,平均救助成本不超过4500元;此外,嫣然天使基金是挂靠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下属的专项基金,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所以未被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必须公布机构年度报告,机构相关审计,一并包括在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年度审计报告中;以及嫣然医院属民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产权与捐资人李亚鹏无关,是社会资产,根本不存在“动用善款建私人医院一说”等。

    经记者查证,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官网所公布的2010-2012年《年度审计报告》的财务附注中,对嫣然天使医院的三笔拨款,均记录在重大公益项目大额支付对象一栏,分别为900万、700万和4170多万,总计5700多万元,前两项划拨给了一家中恒建医疗有限公司,最后一项是直接拨给了嫣然医院。

    “据我了解,中恒建医疗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与伊美尔医院的实际控制人是一样的,是两家关联公司,中恒建在接收了两笔善款1600万后,在嫣然医院成立之前就注销了。”《财经》记者舒泰峰认为,“因为在国内开办医疗机构的特殊性,需要一家过渡性公司来作为医院的筹备前置主体”,他对这笔善款的“曲折”经历表示理解。

    事实上,以整形美容为业的民营医院伊美尔医院,一直是嫣然医院的重要合伙举办者。2012年7月,嫣然医院作为国内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公益医院开业,李亚鹏接受本报采访时,承认伊美尔医院从2006年起,就一直是嫣然天使基金和后来嫣然医院的重要支持伙伴,“筹建嫣然医院时,又出资300万元,成为共同发起人”。

    在北京市卫生局对嫣然医院建设批示的相关文件上,也表明嫣然医院注册资金3000万元,由李亚鹏、王菲、唐越、汪永安、李斌作为创始人联合发起。其中,汪永安和李斌分别为伊美尔集团董事长和副董事长。

    “从2009年起,我们每年都在官网公布了年度审计报告,其中2012年对嫣然医院的大额资助,也都列出来了,不知道报料人周筱赟为什么视而不见?”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理事长刘选国在26日的研讨会现场发问。他说,在嫣然医院建设过程中,红基会已经两次对拨付款情况进行了阶段性审计,现在建设款项已全部拨付完,正准备进入嫣然医院5300多万元建设的最后审计。“我们对嫣然天使基金的监管是到位的。”刘称。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金锦萍对嫣然事件,也表示不赞成搞“有罪推定”,她说:“如果我们想对某个组织发难的话,一定要找到这个组织确有这样行为的一些证据才行,否则就是有罪推定,这是不公平的”。

    “裸晒”嫣然到底有无必要

    2月22日晚,央视《新闻周刊》关注并评点了李亚鹏“嫣然基金5000多万善款去哪儿”,希望借此进一步推动嫣然天使基金的善款流向透明公开。

    此前,李亚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解释:从法理上讲,我们没有公布更多的义务,现在我们公布的程度是符合国家要求的。因为按照《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规定,民办非企业单位应当向业务主管单位报告接收、使用捐赠资助的有关情况,至于向社会公开,可以采取“适当的方式”。

    而举报人周筱赟对嫣然医院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所公开的相关信息,觉得远远不够。在网络发文炮轰嫣然过程中,1月8日,周分别向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朝阳区卫生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嫣然天使儿童医院成立的验资报告、注册资金实际来源。此后,周在微博上称,两家管理部门以“涉及个人隐私”、“权利人不同意”为由拒绝公开相关信息。

    “善款为何成了‘个人隐私’?”2月16日,周筱赟发微博认为,根据《北京市促进慈善事业若干规定》第15条,慈善组织应主动向社会公开捐赠财产的来源、种类、价值等接受捐赠信息,捐赠财产用途、使用效果等捐赠财产使用信息。

    显然,争执双方分别引证了不同的法律条款。在26日的“正益论”论坛上,这个现象引起了与会专家的高度关注。

    经交流梳理,与会者认为,嫣然医院作为一家民非组织,与其直接相关的法律法规是1998年国务院颁布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以及2014年1月1日才施行的《北京市促进慈善事业若干规定》,而与嫣然基金相关的,则是民政部颁布的部门规章《基金会管理条例》(2004年颁行)、《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2005年颁行)。这些法律法规,对民非组织和专项基金所承担的社会公开要求度是不同的。

    “地方政府部门出台的政府规章,要求公开程度较高,而法律效力较强的行政法规,要求社会信息公开程度低一些”,“几个条规之间存在一定冲突,这是制度本身导致的”,金锦萍表示,从下位法服从上位法原则来看,李亚鹏认为嫣然的信息披露符合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一定程度可以理解”。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副理事长刘选国在解释完嫣然审计情况后称,近几年,红基会的社会信息披露一直走在国内前列,几次获福布斯排行榜公募基金第一名,在政府部门没有对专项基金审计作出硬性规定的情形下,也连续几年主动做到了这一点,“问题是,要公开到哪一步才够?”刘选国问。

    南都基金会理事长徐永光则介绍,目前中国慈善组织在信息公开方面有三重管理,一是国家法律法规强制规定,一是行业自律,一是机构内部自律。“从法律法规要求看,国内对慈善机构透明度的要求全世界最高,此外国内慈善机构整体透明度又相当偏低”,“以100分计,全国慈善信息公开得分大约33分,基金会是50多分”。徐认为,慈善机构负责人要有全部公开透明的勇气,但“如果捐款人要求不披露,这个权利是要尊重的”。

    而未来在完善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立法方面,金锦萍建议,一定要注意区分慈善组织的强制性信息公开和自愿性信息公开、慈善组织公共性强弱导致的信息公开要求不同,以及慈善组织内的可公开信息与不得公开信息的界定。

    据了解,为筹建嫣然医院所拨付的5322万元善款,其来源主要来自于2009年以来嫣然基金每年举办的嫣然天使慈善晚宴,所募款项也多为定向募捐。
    2月18日,嫣然天使基金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如果此次事件能够让公众更多地关注以及了解公益事业,我们对于今天嫣然天使基金遭受的伤害表示接受……我们期待着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能够尽快公布。26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证实,当天由中国红十字总会委托派出的独立第三方审计机构已经进驻红基会,对嫣然天使基金进行专项审计,而相关审计结果,最快也要到3月份才能出来。

    声音

    你可以随便向一个组织质疑,泼污水,然后一转身,啥事儿都没有。质疑成本太低,公益组织回应的成本太高。虽说报料是一种权利,但是否也应该有一定规则?

    ——— 金锦萍(北京大学法学教授)

    中国目前慈善机构透明度究竟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法律法规和行政规章(对慈善机构透明)的要求是全世界最高的,但实际行业整体透明度很低。

    ——— 徐永光(南都基金会理事长)

    我们对于今天嫣然天使基金遭受的伤害表示接受,也许这正是中国公益事业发展的必经阶段。我们期待政府部门的调查结果能够尽快公开。

    ——— 嫣然天使基金

    采写:    南都记者 杨晓红

关键字:基金,医院,天使,慈善,公益,基金会,组织,李亚鹏,公开,周筱赟
分享到: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About NetEase - 关于我们 - 媒体合作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6-2012 NEWS1(第一新闻网) www.NEWS1.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 QQ:2472332009 邮箱:news@NEWS1.com.cn
冀ICP备13001399号-4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